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天龙八部sf发布网

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,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3837589783
  • 博文数量: 94151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2-18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,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77929)

2014年(51695)

2013年(42285)

2012年(15845)

订阅
天龙sf 02-18

分类: 天龙八部 钟汉良

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,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,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,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,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,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。

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,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,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,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,可惜伪军班长余勇可贾,但他级数与这四位相比也差太远了,他也就刚露出半截身子,小三率先开枪打在他右胸,最多晚那么一瞬间,铁师傅马四环发射的子弹又命中他左胸,他身子还没倒下,班长的M712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粒子弹又打中他,最后周班长的一粒子弹也钉他身上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,伪军班长从沙袋缝隙中见三人越逼越近,就对手下喝到:他们只有4个人,起来打,不打死他们我们就是个死。他旁边的一个伪军扭头看见班长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五颗子弹打死,等他转过头了,正好马四环枪口飞出的一颗7.92子弹从脑门钻进去,然后掀开他的头盖骨。自己先跪起来,把枪搁沙袋上瞄准最前面的小三准备开枪,其余伪军也爬起身来准备开火,伪军班长喊得也挺有道理,前面离得远,躲着就躲着,但现在背嵬队摆明要他们的命,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再说背嵬队只有4个人,难道三头六臂打不死?。

阅读(32743) | 评论(44436) | 转发(19904) |

上一篇:免费天龙sf发布网

下一篇:天龙sf网
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施文2020-02-18

陆国宇伪军村里那个班还带了挺仿制的捷克式机枪,架在村口磨盘上扫了两梭子,县大队这边就慌乱了,他们就趴在大路两边的土坡上,连单兵掩体都没挖(拿什么挖?扛锄头?),一个班伪军从左边田里边放枪边叫唤着围过来,便衣队都拿着驳壳枪,也大呼小叫的从右边田里绕过来。

徐善宝一看情形不对,敌人有三十好几,还两面包抄过来,要是增援的伪军到了,自己这二十来号人搞不好就会被包饺子,就匆忙下令撤退,他们在左边的边放枪边跑,右边一个区小队的枪声中也没有马上听见对面坡上的撤退命令,有的还趴在原地瞄着大车那里放枪,有的又转过身子朝后面绕过来的便衣队开火,等其中一个队员发现对面坡上的人已经跑掉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个还在焦急的挥手大喊撤退,他再报告与便衣队互射的小队长时,已经被咬住了。结果大车离村子还没多远就响了枪,不是指挥战斗的徐善宝开的,一个紧张得只冒汗的县大队队员走火了!。徐善宝一看情形不对,敌人有三十好几,还两面包抄过来,要是增援的伪军到了,自己这二十来号人搞不好就会被包饺子,就匆忙下令撤退,他们在左边的边放枪边跑,右边一个区小队的枪声中也没有马上听见对面坡上的撤退命令,有的还趴在原地瞄着大车那里放枪,有的又转过身子朝后面绕过来的便衣队开火,等其中一个队员发现对面坡上的人已经跑掉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个还在焦急的挥手大喊撤退,他再报告与便衣队互射的小队长时,已经被咬住了。虽然没有进入伏击圈,但已经响枪暴露了,那就硬着头皮打吧,半个班的伪军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县大队埋伏了十几二十人呢,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,结果机枪“咯咯咯”只打了三发就卡壳了,虽然歪把子机枪可以通用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普通步枪弹,但那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的时候都是用的6.5毫米专用机枪弹,弹夹润滑又保持良好,所以确实能够实现“不间断射击”。但在县大队手上,用的全是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步枪弹,机枪手又不懂注意保持润滑,从上次打许家镇县大队到手这挺机枪还没有保养过呢,结果就撂摊子了。,虽然没有进入伏击圈,但已经响枪暴露了,那就硬着头皮打吧,半个班的伪军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县大队埋伏了十几二十人呢,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,结果机枪“咯咯咯”只打了三发就卡壳了,虽然歪把子机枪可以通用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普通步枪弹,但那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的时候都是用的6.5毫米专用机枪弹,弹夹润滑又保持良好,所以确实能够实现“不间断射击”。但在县大队手上,用的全是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步枪弹,机枪手又不懂注意保持润滑,从上次打许家镇县大队到手这挺机枪还没有保养过呢,结果就撂摊子了。。

杨朝龙02-18

伪军村里那个班还带了挺仿制的捷克式机枪,架在村口磨盘上扫了两梭子,县大队这边就慌乱了,他们就趴在大路两边的土坡上,连单兵掩体都没挖(拿什么挖?扛锄头?),一个班伪军从左边田里边放枪边叫唤着围过来,便衣队都拿着驳壳枪,也大呼小叫的从右边田里绕过来。,伪军村里那个班还带了挺仿制的捷克式机枪,架在村口磨盘上扫了两梭子,县大队这边就慌乱了,他们就趴在大路两边的土坡上,连单兵掩体都没挖(拿什么挖?扛锄头?),一个班伪军从左边田里边放枪边叫唤着围过来,便衣队都拿着驳壳枪,也大呼小叫的从右边田里绕过来。。徐善宝一看情形不对,敌人有三十好几,还两面包抄过来,要是增援的伪军到了,自己这二十来号人搞不好就会被包饺子,就匆忙下令撤退,他们在左边的边放枪边跑,右边一个区小队的枪声中也没有马上听见对面坡上的撤退命令,有的还趴在原地瞄着大车那里放枪,有的又转过身子朝后面绕过来的便衣队开火,等其中一个队员发现对面坡上的人已经跑掉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个还在焦急的挥手大喊撤退,他再报告与便衣队互射的小队长时,已经被咬住了。。

蔡茂超02-18

伪军村里那个班还带了挺仿制的捷克式机枪,架在村口磨盘上扫了两梭子,县大队这边就慌乱了,他们就趴在大路两边的土坡上,连单兵掩体都没挖(拿什么挖?扛锄头?),一个班伪军从左边田里边放枪边叫唤着围过来,便衣队都拿着驳壳枪,也大呼小叫的从右边田里绕过来。,伪军村里那个班还带了挺仿制的捷克式机枪,架在村口磨盘上扫了两梭子,县大队这边就慌乱了,他们就趴在大路两边的土坡上,连单兵掩体都没挖(拿什么挖?扛锄头?),一个班伪军从左边田里边放枪边叫唤着围过来,便衣队都拿着驳壳枪,也大呼小叫的从右边田里绕过来。。结果大车离村子还没多远就响了枪,不是指挥战斗的徐善宝开的,一个紧张得只冒汗的县大队队员走火了!。

邓洋02-18

虽然没有进入伏击圈,但已经响枪暴露了,那就硬着头皮打吧,半个班的伪军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县大队埋伏了十几二十人呢,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,结果机枪“咯咯咯”只打了三发就卡壳了,虽然歪把子机枪可以通用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普通步枪弹,但那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的时候都是用的6.5毫米专用机枪弹,弹夹润滑又保持良好,所以确实能够实现“不间断射击”。但在县大队手上,用的全是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步枪弹,机枪手又不懂注意保持润滑,从上次打许家镇县大队到手这挺机枪还没有保养过呢,结果就撂摊子了。,虽然没有进入伏击圈,但已经响枪暴露了,那就硬着头皮打吧,半个班的伪军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县大队埋伏了十几二十人呢,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,结果机枪“咯咯咯”只打了三发就卡壳了,虽然歪把子机枪可以通用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普通步枪弹,但那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的时候都是用的6.5毫米专用机枪弹,弹夹润滑又保持良好,所以确实能够实现“不间断射击”。但在县大队手上,用的全是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步枪弹,机枪手又不懂注意保持润滑,从上次打许家镇县大队到手这挺机枪还没有保养过呢,结果就撂摊子了。。结果大车离村子还没多远就响了枪,不是指挥战斗的徐善宝开的,一个紧张得只冒汗的县大队队员走火了!。

张安琪02-18

徐善宝一看情形不对,敌人有三十好几,还两面包抄过来,要是增援的伪军到了,自己这二十来号人搞不好就会被包饺子,就匆忙下令撤退,他们在左边的边放枪边跑,右边一个区小队的枪声中也没有马上听见对面坡上的撤退命令,有的还趴在原地瞄着大车那里放枪,有的又转过身子朝后面绕过来的便衣队开火,等其中一个队员发现对面坡上的人已经跑掉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个还在焦急的挥手大喊撤退,他再报告与便衣队互射的小队长时,已经被咬住了。,虽然没有进入伏击圈,但已经响枪暴露了,那就硬着头皮打吧,半个班的伪军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县大队埋伏了十几二十人呢,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,结果机枪“咯咯咯”只打了三发就卡壳了,虽然歪把子机枪可以通用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普通步枪弹,但那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的时候都是用的6.5毫米专用机枪弹,弹夹润滑又保持良好,所以确实能够实现“不间断射击”。但在县大队手上,用的全是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步枪弹,机枪手又不懂注意保持润滑,从上次打许家镇县大队到手这挺机枪还没有保养过呢,结果就撂摊子了。。虽然没有进入伏击圈,但已经响枪暴露了,那就硬着头皮打吧,半个班的伪军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县大队埋伏了十几二十人呢,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,结果机枪“咯咯咯”只打了三发就卡壳了,虽然歪把子机枪可以通用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普通步枪弹,但那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的时候都是用的6.5毫米专用机枪弹,弹夹润滑又保持良好,所以确实能够实现“不间断射击”。但在县大队手上,用的全是三八大盖的6.5毫米步枪弹,机枪手又不懂注意保持润滑,从上次打许家镇县大队到手这挺机枪还没有保养过呢,结果就撂摊子了。。

杨强02-18

结果大车离村子还没多远就响了枪,不是指挥战斗的徐善宝开的,一个紧张得只冒汗的县大队队员走火了!,徐善宝一看情形不对,敌人有三十好几,还两面包抄过来,要是增援的伪军到了,自己这二十来号人搞不好就会被包饺子,就匆忙下令撤退,他们在左边的边放枪边跑,右边一个区小队的枪声中也没有马上听见对面坡上的撤退命令,有的还趴在原地瞄着大车那里放枪,有的又转过身子朝后面绕过来的便衣队开火,等其中一个队员发现对面坡上的人已经跑掉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个还在焦急的挥手大喊撤退,他再报告与便衣队互射的小队长时,已经被咬住了。。徐善宝一看情形不对,敌人有三十好几,还两面包抄过来,要是增援的伪军到了,自己这二十来号人搞不好就会被包饺子,就匆忙下令撤退,他们在左边的边放枪边跑,右边一个区小队的枪声中也没有马上听见对面坡上的撤退命令,有的还趴在原地瞄着大车那里放枪,有的又转过身子朝后面绕过来的便衣队开火,等其中一个队员发现对面坡上的人已经跑掉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个还在焦急的挥手大喊撤退,他再报告与便衣队互射的小队长时,已经被咬住了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